首页 大发快3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股票

旗下栏目: 股票 理财 民生 银行

怪古学院焚烧厂搁浅背后的海口垃圾处理困境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牧场养什么最赚钱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7-11
摘要:焚烧厂搁浅背后的海口垃圾处理困境---

  从航拍图上看,位于海南澄迈县的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一二期项目与垃圾填埋场呈掎角之势,两座发电厂烟囱林立,垃圾填埋场则像一座带平顶的小山。在二期项目南面,隐约可见一个长方形的轮廓,这是已停工的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扩建项目(以下简称“三期扩建项目”)。

  5月10日,生态环境部做出行政复议决定,撤销海南省生态环境厅《关于批复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书的函》,责令海口市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三期扩建项目立即停工。

  自2001年以来,海口市垃圾填埋场和此后陆续建成的垃圾焚烧发电厂一二期项目,共同承担着海口、澄迈两地生活垃圾的处理任务。时至今日,填埋场早已超过库容极限,焚烧厂则面临处理能力不够的困境。

  一位垃圾填埋场工程师向记者分析,海口垃圾填埋场已经存在超期、超填、超坡度的问题,一旦出事,“就是要命的”,“说不定哪天就塌方”;而且,随着垃圾越堆越多,下层的防渗膜随时有裂开的风险。

  按照计划,明年“三期扩建项目”完工后,将会封掉8年前就已经超期服役的填埋场。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三期扩建项目环评被撤销背后,是项目周围39个小区居民集体反对的结果。居民们担心垃圾焚烧厂会污染空气,焚烧垃圾产生的二噁英会损害身体健康。这些居民普遍来自内地,看中澄迈“长寿之乡”的名号后,来这里买房养老,他们决心阻止第三期垃圾焚烧厂的建设,捍卫自己的养老环境。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如果不扩建焚烧厂,如定时炸弹般存在的垃圾填埋场或将继续存在。

  上至海南省、下至海口市、澄迈县,均视扩建焚烧厂为解决眼前困境的唯一出路。

  但在民众反对的声浪面前,焚烧厂怎么建,在哪里建,正成为一个难解的命题。

  建在村边的“垃圾山”

  5月25日下午3点多,在仲音村路边开小卖店的李娜(化名)看到垃圾山方向上空的云彩一片火红,不久她听说,是垃圾山着火了,“我晚上12点关门时云彩还是红色的。”

  仲音村有800多位村民,离填埋场不到2公里,是离填埋场最近的村子。因填埋场储存有580万吨生活垃圾,占地1202亩,垃圾堆放点净高43米,村民们习惯称其为垃圾山。

  据事后当地媒体引述官方消息,这场大火因雷电击中填埋场西侧堆体而起,过火面积约500平方米。大火没有造成任何人员伤亡和居民财产损失,但加剧了村民对垃圾山的恐惧与厌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着火了。”在仲音村三队村民冯成旭眼里,大火只是一场预警,垃圾山已经给村民带来了切实的焦虑与困扰。

  在他的记忆里,填埋场1998年开工,2001年建成。“一下雨村民就害怕。”垃圾山上的渗滤液会混着雨水流进村里,流进农田和树林,庄稼和树会死掉,“那个水是黑的,臭。”

  除了污水进村,最让村民们难以忍受的是垃圾山上时不时飘来的臭气。冯成旭说,那是一种动物死后腐烂的味道,自己家到现在晚上都不敢开窗户,“风一过来,开了窗户就想吐。”

  仲音村三队队长吴清友告诉记者,很多村民受臭气影响,晚上难以入睡。

  今年2月19日,海南省生态环境厅专项执法组指出,颜春岭垃圾填埋场存在臭气管理不到位,未能及时监测和防控场界臭气浓度;覆盖措施不完善,作业单元未实施日覆盖,大量垃圾裸露;雨洪导排措施不规范,可能加重雨季期间水污染等问题。

  垃圾填埋场场长邢军(化名)说,垃圾山的存在的确影响了村民的生活,此前填埋场“确实有管理做得不到位的情况”。

  邢军告诉记者,政府前期只投资了填埋场,过了几年才投资建设渗滤液处理厂。因此,最初的几年,填埋场只能把渗滤液排进一个露天池塘,让其自然蒸发,下大雨时,池塘爆满,渗滤液就会随雨水流进村里。自从渗滤液处理厂建成后,已经很少再发生渗滤液外泄的事情了。

  邢军坦陈,生态环境厅督查以后,他们已经一一对标整改问题,垃圾山目前正在进行全面覆盖。“毕竟是垃圾场,我们还做不到倒垃圾时完全没有臭味,全国哪个垃圾场都做不到。”冯军表示,作为管理者,他只能尽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尽量减少发生二次污染。“现在味道没有以前那么大,基本上是控制了。”

  6月20日,一位正在垃圾填埋场铺覆盖膜的工人告诉记者,他已经来了四五天,每天的工作都是覆盖垃圾,长四十多米、宽六七米的覆盖膜要用几捆。

  对于村民怀疑地下水受到填埋场渗滤液污染的说法,邢军并不认同。“水井我们给它测过,都是达标的。”

  澄迈县老城经济开发区(以下简称“老城”)环保局局长陈嘉威也否认地下水已经受到污染。他告诉记者,县生态环境局每年都会检测老城的地下水,一直未发现污染问题。

  “我们也请第三方检测单位对填埋场周边包括仲音村在内的四个村子取了水样做检测,结果都是没有超标的。”

  “垃圾增长量超出我们的想象力”

  填埋场对周边环境到底造成了多大影响?各方说法不一。但公开资料显示,澄迈县多位官员都曾希望把这座垃圾山尽快从澄迈县地图上抹掉。

  邢军介绍,1998年,填埋场选址时,附近除了仲音村等少数村落,几乎是“荒无人烟”的地方。当时,海口还是“一个很小的城市”,旁边只有澄迈、琼山、文昌三个县城,“没办法在海口市区建一个垃圾填埋场”。其他地方的选址因临近水源地等原因终被放弃,最后经澄迈县政府同意,选在了现址。

  2007年,时任澄迈县委书记向海南省人大递交了一份提案,提案里说,填埋场自投入使用以来,由于没有严格执行环保法规,加上管理方面的原因,已形成一个严重的污染源,造成多次污染事故及酿成数次群体性事件。如果垃圾填埋场防渗胶膜发生渗漏,老城经济开发区地下水系统将受到严重污染。

  邢军回忆,当时的县委书记曾建议搬走填埋场。“但是搬场不是那么容易,首先要建一个新的填埋场才能搬过去,这是一个非常浩大的工程。”

  这位县委书记搬走垃圾山的想法没有实现,但另一个建议——改垃圾填埋为垃圾焚烧,得到了支持。2011年,在垃圾填埋场西侧投资建设的第一期垃圾焚烧发电厂开始运行,设计焚烧量1200吨/天。

  同年,填埋场的十年使用年限到期,并开始迎来一波三折的命运。邢军回忆,焚烧厂建成后,填埋场如期封场,焚烧厂一度可以消化掉所有从海口和澄迈运过来的垃圾。但是,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垃圾处理量不久就超过了焚烧厂的处理能力,填埋场不得不再次启用。2016年,二期焚烧厂建成,设计焚烧量同样是1200吨/天,一、二期焚烧厂的总处理能力再次达到处理需求,填埋场二度封场。

  然而,几乎同期,焚烧厂从原先只接收城市生活垃圾,开始同步接收农村生活垃圾。

  一、二期焚烧厂很快也不够用,填埋场只能再次出山。

责任编辑:牧场养什么最赚钱
首页 | 大发快3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konsiz.com 大发快3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58  技术支持:思爱域名

电脑版 | 移动版